商标权与任何民事权利一样,包括权利主体、权利客体和权利内容三个部分。商标权的主体是商标权人,权利的客体是注册商标,权利的内容是商标权人将其注册商标专用于特定商品或者服务的财产权。商标转让的实质只是商标权主体的变更,即在不改变商标权客体和内容的前提下,对商标权人进行替换。商标权人通过转让原商标权获得注册商标的专有权。因此,商标转让一般应遵循商标所有人和受让人的意思表示。我国《商标法》还规定,转让注册商标应当由转让人和受让人签署。因此,未经商标权人许可转让其注册商标的行为,分割了商标权人与注册商标的关系。从本质上讲,这是对商标权的侵犯。原商标所有人有权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确认商标转让无效。

从人民法院受理此类案件的现状来看,商标转让纠纷案件主要表现为确认商标转让无效的民事诉讼。原告是原商标所有人或利害关系人,被告往往是受让人。原告的诉讼请求一般是确认商标转让无效。人民法院审理此类案件,也适用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

然而,民事诉讼并不能完全解决商标转让纠纷。根据我国《商标法》第三十九条的规定,转让注册商标,由转让人和受让人在签订转让协议后共同向商标局提出申请。受让人只有经商标局批准并公告,才能享有商标专用权。《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五条规定,商标局批准转让注册商标申请的,应当向受让人出具相应证明,并予以公告;转让注册商标的申请可能造成误解、混淆或者其他不利影响的,商标局不予批准,并应当书面通知申请人,说明理由。可见,商标转让申请由中国商标局负责审批。无论注册商标的主体因什么原因变更,是否有商标转让协议,都必须经商标局批准。符合转让条件的,商标局批准商标转让申请,并公告转让事项;不符合转让条件的,商标局不予批准转让申请,并公告转让事项。

当事人对商标局对商标转让申请的核准和公告不服的,有权提起行政诉讼。根据我国《行政诉讼法》的规定,当事人有权并只能对行政机关的具体行政行为提起行政诉讼。具体行政行为的***特点是只对具体事项和具体主体有效,不产生普遍约束力。我国《商标法》和《商标法实施条例》明确规定,商标局有批准商标转让申请的责任。审批行为只是一种具体的行政行为。具体事项是商标转让申请,主体是商标转让诉讼的当事人,即商标转让人和受让人。核准行为仅对商标转让人和受让人有效。商标局在核准商标转让申请过程中,未履行适当审查职责而批准转让申请的,可能损害商标转让当事人特别是商标所有人的合法权益。因此,当事人对商标局核准、公告商标转让申请的具体行政行为不服的,有权依法提起行政诉讼。

但从目前的商标实践来看,我国《商标法》及其实施条例只赋予商标局对商标转让申请的核准权,并没有同时规定其不当审批行为的责任。由于缺乏行政监督,行政机关无权申请商标转让。一些不法分子利用法律漏洞伪造商标所有人的印章,伪造商标所有人的签名,将他人的注册商标转让给自己或者其指定的第三人,并向商标局申请办理相关手续骗取“合法”外观。不法分子通过非法手段取得他人的注册商标后,往往将商标转让或者许可他人获取经济利益,而原商标权人却蒙在鼓里,遭受巨大损失;或者向原商标权人索要高额报酬,换取商标权,如果他们被拒绝,他们威胁要起诉他侵犯商标权。如果原商标所有人以其为被告提起诉讼,确认商标转让无效的,他们就会逃跑,再也不会出庭,法院也无法向他们送达诉讼材料,这给法院审理此类案件带来诸多困难。同时,一些权利人认为诉讼过于麻烦,不仅费时费力,还要支付律师费、调查取证费等诉讼费用,只好忍气吞声,接受不法分子的要求,给他们一笔钱,然后把他们原来的商标转让给他们自己。正是这种弱点,一些不法分子看中了商标权人,要求的数额一般相当于商标权人支付的诉讼费用,从而诱导商标权人通过支付转让费和平解决纠纷。对于那些具有重要价值或高知名度的商标,他们要求高额的转让费。

现行商标转让审批制度是这些弊端的根源。它不仅侵犯了商标权人的合法权益,造成巨大损失,而且滋生和助长了勒索、违背诚信的行为,扰乱了正常的商标法律秩序。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在于建立科学的商标权转让制度,既尊重商标权人转让商标的主观愿望,又赋予商标行政管理机关批准转让申请的责任。其核心在于明确商标行政机关的审查内容,建立配套的法律责任体系。商标行政机关对商标转让申请不履行审批职责的,不仅要追究有关人员的渎职责任,包括行政责任和刑事责任,同时也允许当事人或者利害关系人提起行政诉讼,以便于公众监督商标行政机关行使国家权力。此外,还应建立注册商标权利恢复制度,依法将非法转让的商标权返还原商标所有人。